成都
当前位置:首页 > 西部新闻> 成都

“两广填川”绘明清“大迁徙”史诗 四川首个民间寻根问祖团在粤五华找到“老祖宗”

2019/7/11 0:01:41  百姓生活网

 

百姓生活网四川讯(廖兴友 文/图) 7月3日到9日,由四川成都青白江区、龙泉驿区、新都区三地廖姓客家人组成的“成都廖氏客家人寻根问祖”组成的6人家族代表团,在广东省梅州市五华县廖姓宗族的帮助下,成功找到300多年前其祖居地和宗族脉络。

 

 

“一个家庭,子女考上好的大学,父母健康长寿,家庭和谐,邻里和谐,经济富足,无疑是最为幸福的。而对于一个姓氏家族,我们来自哪里,我们的根在哪里,弄清楚这个问题,又无疑是一个宗族的大事。”成都市龙泉驿区洛带镇,是成都市客家人的主要聚居地之一。79岁的廖国富就是洛带镇的一名客家人。而历时数百年,他一直把辈分“俊政作先良,成达贤世彰。国兴明盛德,家振庆华堂”牢记于心。

 

作为此次前往广东省五华县6人中,年龄最大,辈分最高的成员,他除了满怀成功的期望,身上还揣着一本祖辈流传下来的“廖氏族谱”。上面记载着,我们的祖先廖世儒,葬于“寨子三伯埪”。

 

那么,三伯埪在哪个省哪个市?族谱上没有过多记载。过去,廖国富听说他们的祖先来自于广西,也有说来自广东,更有人说来自福建。

 

要弄清自己的根在哪里,首先就要确定一个大的方向。于是,新都区和青白江区的廖姓客家人根据成都“族谱大王”廖名龙提供的资料,基本上确立自己的祖先,是来自广东梅州。

 

而根据相关记载,早在康熙33年(1694年),当时的朝廷下发《康熙三十三年招民填川诏》,下令从湖南、湖北、广东等地大举向四川移民,以鼓励外省移民入川垦荒。如规定凡愿入川者,将地亩给为永业。各省贫民携带妻子入蜀者,准其入籍等。

 

据了解,根据诏书,对于入川招民优惠政策与各级官吏的政绩升迁、奖励垦荒招民紧密联系起来;在赋税政策上实行额外优惠。

 

此外,康熙所下诏书规定,对移民垦荒地亩,规定五年起才征税。并对滋生人口,永不加赋。对移民原籍地当局和入四川落业定居地当局,要求配合移送核实,安排上户籍、编入保甲。这些政策为移民创造了好的环境和条件。

 

 

在上述大背景下,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段移民史诗开始书写。

 

“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初开始,我们一直和广东五华的廖氏宗亲进行对接。”此次广东五华之行的新都区石板滩镇居民廖品金说,从族谱上,我们发现“三伯埪”这个小地名,就跟广东五华县廖氏宗亲联谊会会长廖琼山取得联系。廖琼山得到这个消息后,从常住的深圳返回到五华县,安排全县所有廖氏廖家人核对族谱。多次召开会议,研究部署寻找工作。

 

作为四川成都,这边的廖氏成员,早就想飞到广东五华。但是,由于前期很多“湖广填四川”的四川后裔,分赴到各自的祖籍地寻根,由于仅存资料有限,大都是无功而返。这给成都廖氏的五华增添很多不确定因素。因此,成都廖氏客家人的五华之行,迟迟未能成行。

 

经过大量工作,最后确定,在康熙33年(1894年)前后,从五华县带着母亲遗骨入川的廖正康的故土,就在五华县双华镇黄径村村委会背后。

 

“找到啦,找到啦!”6月15日下午4:18分,在成都廖家人的微信群里,突然弹出这三个激动人心的消息。紧随其后的是一段短视频,这两个信息,是五华县双华镇的廖氏宗亲发的。视频显示,在一座山上,一块被埋藏的墓碑上,是廖氏“三大男嗣孙奉祀”“立的清显祖讳世儒廖公一位之墓”落款为:乾隆庚辰岁(1760年,乾隆25年)孟秋日吉旦重落。而为爷爷廖世儒重立该碑8年后,廖政康带着家谱和母亲遗骨,经过数个月的翻山越岭,长途跋涉,入川到了成都市龙泉驿区,开垦土地,繁衍生息。

 

7月3日早上,包括廖国富、廖文兴、廖洪兴、廖明友、廖品金等在内的成都6名五华廖氏后裔登上了前往广州方向的动车。

 

成都廖氏的客家人从来没有去过五华,他们凭着一代一代祖辈传承下来的客家话(又叫土广东话),和广东梅州市五华县的父老乡亲交流,竟没有一点的语言障碍。“我们万万没有想到,你们在成都,把梅州一带的客家话传承的如此的好。”在广东做红木家具的廖禄添说,(廖)国富宗亲的话,最地道。几百年了,没有任何文字记录,成都一代代客家人还把家乡话说得如此的溜,真是不简单。

 

经过族谱对接查阅,实地查看,廖国富所带到五华县的族谱,与五华县族谱所记载的祖先世系完全吻合。在确定是失散300多年的宗亲后,成都客人得到了五华主人的热情接待。当地杀猪宰羊,用威风锣鼓舞狮子等农村最高礼仪欢迎四川宗亲回家。

 

“参天之树,必有其根:滔滔江水,必有其源.四川成都与广东五华两地宗亲同根同源,都是德源公裔孙,是一家人!在300年的漫长岁月里,彼此之间互相牵挂,特别是两地信息联络对接后,更是情思绵绵,恨不得马上见面!今天,我们的愿望终于实现了,真是可喜可贺。”在致欢迎词时,五华廖氏文化研究会会长廖琼山在7月5日晚上举行的欢迎晚宴上,引用一句俗话说,没有千年亲戚,只有万年祖叔!人世间最美好的情感莫过于宗亲情谊。宗亲这种关系不是建立在世俗的基础上,更不是建立在金钱和权力之上,而是建立在血缘关系之上。这种以血缘关系为纽带而形成的家族关系,非常纯洁、非常高尚!是人世间至善至美的关系。当五华宗亲,特别是双华、大都宗亲得知四川宗亲要来祖居地寻根问祖时,无不欢呼雀跃。

 

 

在澳门经商的五华籍企业家廖福根听闻成都寻根问祖的廖家人到了五华,特地和会长廖琼山一起,为欢迎宴买了单。

 

随后,在广州、深圳、东莞等地发展的五华县廖氏宗亲廖广贝、廖锦根、廖自擎、廖木叨、纷纷请假回到五华,与成都宗亲互叙300年血脉情。梅州市五华县不少廖氏后人也纷纷拿出自家上百年的“传家宝”家谱给成都的寻根问祖团,希望他们回去后,能够帮忙寻找离开数百年的廖氏家人。

 

“我们也在寻找他们啊。”五华县双华镇的廖氏后人廖建强说,这次成都廖氏到广东寻根问祖,找到了自己祖先生活的地方和同族同宗的兄弟姐妹,是一件大好事。这为今后众多寻根问祖失去信心的人,以更大的鼓励和勇气。

 

“这看似没有曲折的寻根问祖,其实中间埋藏着很多心酸。我做梦都想找到'自己的根在哪里。”成都客人廖国富说,我知道,在我小的时候,我的爷爷父亲就有寻根梦想。但苦于家庭经济等多种原因,没有如愿成行。没想到在我耄耋之年,竟然能够实现这一愿望。

 

五华县的廖琼山、廖建强等接到成都寻根问祖的求助后,多次召开会议,研究部署帮助成都廖氏寻找。

 

“有几次都差点放弃了。但是想到成都宗亲有那么强烈的寻根问祖的迫切愿望,所以在五华,每天出动近百人,连续数月,冒着30多度的高温,在森林中寻找。并最终于上月15日在三伯埪找到了入川始祖廖政康的爷爷廖世儒和廖政康的父亲廖俊萼的墓。”廖琼山说。

 

更为可喜的是,在双华镇黄径村村委会后面的一处残垣断壁被证实为廖政康离开五华家乡留下的房屋。

 

“这个房子的墙壁,是用黄沙、鸡蛋、石灰、酒米混合搅拌,再加上石头筑砌而成的。在明末清初,非大富大贵的家庭,是修不起这么价格高昂,质量坚固的房子的。”黄径村委会主任廖孟如说,只可惜,房子刚好修建了不到两米高,主人就被抓去“湖广填四川”了。这之后,当地一代代人都觉得,被抓走的廖政康会再回来,所以至今虽然这个有200平方米的“半拉子”工程里面,种满红薯,玉米、蔬菜等庄家,但是这堵墙却一直保留至今。

 

在现场,笔者看见,这堵厚约50厘米的墙体坚硬结实。发黑发黄的墙上布满了青苔。墙体面向村口的一条小路,似在一直守望,等待着主人的归来。等了数百年,等来了主人的第11到13代后人的到来。

 

 

 

 

 

 

相关阅读